<pre id="trtrr"></pre>
<track id="trtrr"><ruby id="trtrr"></ruby></track>

<address id="trtrr"><pre id="trtrr"><ruby id="trtrr"></ruby></pre></address>

    <address id="trtrr"></address>
    <big id="trtrr"></big>
    <track id="trtrr"></track><pre id="trtrr"></pre>

            <pre id="trtrr"></pre>

              咨詢公司|成都企業管理咨詢公司|重慶企業管理咨詢公司|四川企業管理咨詢公司

              當前您所在的位置: 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 熱點動態

              熱點動態

               

               

               

              22日起,太原封殺滴滴快車和專車,并鼓勵群眾舉報,一輛100元。類似情況也發生在美國。24日,美國圣路易斯市出租車委員會開始給Uber司機開罰單,稱Uber駕駛沒有出租車牌照或許可。

               

              Uber在美國持續高速增長,擁有超過800萬用戶,超過45萬司機,創造了工作機會,也提供了數十億次的乘車服務。根據Uber公布的最新數據,僅在2014年第四季度,其支付司機的薪水總金額就超過6.5億美元。

               

              但這家美國公司所遭受的來自美國各地方政府、出租車和豪華轎車行業的挑戰,卻從未間斷過。

               

              Uber在美國遭到了哪些阻礙?

               

              奧斯汀市議會要求在Uber的背景審核的基礎上,增加基于指紋的犯罪背景檢查。紐瓦克市長在紐瓦克國際機場禁止Uber運營,稱Uber未取得經營許可證運營,違反城市法規。同樣的“機場封殺”也出現在華盛頓、洛杉磯、舊金山、芝加哥、波士頓。

               

              目前,Uber在美國大部分城市已經與當地政府在庭外和解,通常以支付額外費用為前提。比如,面對舊金山和洛杉磯的起訴,Uber 同意支付1千萬美金的和解金,用來補貼Uber司機,換來在加州11個機場的合法運營。

               

              為什么美國各地政府紛紛跟Uber過不去?根源在Uber備受爭議的安全性和合法性。

               

              過去,Uber的策略是對抗和被動的。

               

              去年六月,紐約市市長宣布公開支持市議會的決策,強行把Uber的每年增長控制在1%之內,原因是Uber加劇了交通堵塞。而Uber則發動了一次成功對抗紐約市市長的公共關系策劃。通過突出Uber給乘客提供的出行便利,給司機提供的工作機會,以及對紐約經濟的促進,Uber獲得了用戶和市民的支持,使市長在一個月之內撤回了這項限制舉措。

               

              具體策劃內容包括買下紐約時報網絡版頭版廣告,積極使用app與用戶溝通,在社交媒體上傳播Uber給受歧視社區提供出行服務的視頻,在推特上發起討論等。結果是,紐約市政府收到了超過5萬封市民電子郵件,超過18萬條推特支持Uber,要求市長撤回決定。

               

              現在,Uber更加配合和主動。

               

              今年Uber的應對策略出現了微妙調整,包括與政府協商和解,游說立法部門,資助非盈利組織提出管理議案等。

               

              乘客的安全問題:Uber提供更嚴格的司機背景審核規則,頒布司機停用制度。

               

              1.雇傭第三方背景審查公司,審核司機資格

              2.司機篩查制度(Driver Screening)

              3.司機停用制度(Deactivation Policy),其中包括永久停用暴力、酒架、或因膚色性別拒載的司機。

               

              合法性以及缺乏政府部門監管,包括經營許可、司機執照、手續費(Commission Fee)等問題:Uber在一定程度上妥協,逐漸與地方政府部門達成協議,實行部分管制。

               

              比如,在洛杉磯機場,Uber司機必須支付4美元的手續費;波士頓機場是8.75美元。舊金山的Uber司機則需要每年支付90刀來獲得運營資格;紐約的司機也要繳納固定費用。而今年二月份引起最多爭論的紐瓦克國際機場禁令,最后也以Uber和市長的和解協議終結——Uber會在10年間,每年向紐瓦克市支付100萬美金的手續費,以此獲得運營許可。

               

              Uber想要什么?

               

              Uber應對策略的轉換,以及對政府的一系列妥協,更重要的動機是,希望促進法規,把Uber司機認定為獨立承包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而不是雇員(Employee)。

               

              Uber 一直稱呼其司機為“司機合伙人”(Driver-Partner)是有原因的,即規避掉把司機認定為正式雇員的上億美金的巨額成本,包括員工薪水、健康和車輛保險、運營花費以及工資稅等開銷,會極大削減其長期利潤。

               

              根據《財富》雜志的估算,以Uber現有的40萬司機來估算,Uber需要支付總額達41億美元的費用。而這個數字會隨著Uber司機數量增長而膨脹。

               

              這就是為何Uber4月21日公布的與O’Connor(加利福尼亞州)和Yucesoy(馬薩諸塞州)的調解十分合算。具體內容包括:

               

              繼續認定Uber司機為獨立承包人

               

              付840萬美元,如果后期上市,還要加付160萬美元

               

              給Uber司機提供更多保障,比如更多司機表現和評分信息

               

              僅以加利福利亞州為例,根據律師的估計,作為員工,司機將有權報銷從2009到今年四月間高達4.26億美元的費用。相比之下,Uber同意支付的840萬美金的調節金就不足一提了。但更重要的是,這項認定免去了今后每年要支付給加州Uber現任和潛在司機的巨額費用。

               

              所以,Uber在美國多個州都有類似的努力。除了上述提到的在政府的監管問題上做出妥協之外,Uber還采用了這些策略:

               

              除了投入大量資金,雇傭說客(Lobbyist)游說政府部門,采取政治行動

               

              四月,在奧斯汀,Uber與其在美最大競爭對手Lyft聯合發動政治行動,支持由其資助的當地組織Ridesharing Works提出的“一號提案”(Proposition1),該議案支持把司機認定為獨立承包人。并通過郵寄傳單、短信推送、電視廣告和免費乘車來宣傳拉票。不過,不幸的是,這項議案在四月公投失敗,Uber和Lyft也相繼宣布退出休士頓。

               

              與用戶通過新聞發布、app直接溝通:突出司機作為獨立承包人的自由和靈活性

               

              Uber使用問卷調查得出,美國近90%的司機選擇Uber的原因是,他們想做自己的老板。與此同時,用政策研究者的調查結果、以及各類統計分析來證實,并積極獲得司機代言人公開發聲支持。另外,Uber也在出臺新的制度和服務,給司機提供更多的服務和信息支持,提供培訓課程,提升司機的駕車體驗。比如,Uber自由職業者聯盟(Freelancers Union)提供咨詢建議,旨在更好地給獨立工作者提供工作靈活性帶來的利益。

               

              加強Uber司機的福利和保障

               

              5月10日,Uber與國際機械師工會(the International Machinists Union)達成協議,在紐約成立獨立司機協會(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給司機提供額外保障。獨立司機協會作為工會分支機構,給紐約市Uber司機提供更多保護。其中包括與Uber管理層的例會,給予司機對于Uber停用決定的申訴權利,優惠的法律服務、生命和殘疾保險、培訓課程和道路援助等。

               

              Uber在美國的下一步

               

              僅去年一年,美國各地(市,州)22管轄區通過了針對Ride-Sharing行業的更加智能、現代化的監管法規,確保Uber和其他平臺可以繼續乘客提供安全可靠的乘車服務,給司機提供工作的同時提供合理的利益與保障。美國勞工部仍然在權衡。司機身份的法律認定,以及Uber是否剝奪了司機作為雇員的福利和保障,仍然是這屆聯邦政府需要考慮判斷的重要問題。

               

              這也不會是我們最后一次聽到這些問題。Uber會繼續游說,推動政治活動,與美國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協商妥協,并進一步改良制度。


              信息來源:咨詢公司
              keywords: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欧美一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