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trtrr"></pre>
<track id="trtrr"><ruby id="trtrr"></ruby></track>

<address id="trtrr"><pre id="trtrr"><ruby id="trtrr"></ruby></pre></address>

    <address id="trtrr"></address>
    <big id="trtrr"></big>
    <track id="trtrr"></track><pre id="trtrr"></pre>

            <pre id="trtrr"></pre>

              咨詢公司|成都企業管理咨詢公司|重慶企業管理咨詢公司|四川企業管理咨詢公司

              當前您所在的位置: 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 管理智匯

              管理智匯

              如人們開始稱“70后”為“激情的一代”、“80后”為“悶騷的一代”、“90 后”為“灑脫的一代”。這樣的“斷代”更多地是從較為淺表的行為層次或心理活動進行的劃分。面對每個時代的潮流,年輕人似乎總是首當其沖而率先被影響、被塑造。同時,社會中的組織在這個過程中也似乎沒有太多的選擇余地,而只能敞開懷抱、欣然接納。

              明年起,“95后”作為人們眼中的“新興人類”又將成為職場新軍席卷而來。社會輿論對此早已是嚴陣以待卻又眾說紛紜。看好者說,“95后”作為“視覺系”“腦洞系”一族,生活在“二次元世界里”,追求個性表達,信奉“不社交就會死”,是移動互聯網絡空間的“原住民”,已然成為了不可阻止、不可忽視的強大社會消費力量;看衰者說,“95 后”過于個人主義,享受虛擬世界生活,裝傻賣萌,精神生活在走下坡路,實則是行將跨掉的一代。比較起來,前幾代人進入社會伊始,很少遭遇過如此這般褒貶不一的評論。

              進一步地,分歧發展到了一個似乎更為迫切的話題之上:組織在迎接他們時,怎樣做才算是“善待”了“95后”呢?看好者認為,“95 后”充滿活力,需要被愛、被尊重、被呵護,不能以組織傳統的方式簡單、粗暴地加以對待,因此組織應主動變革,以求變得更年輕、更包容、更彈性。更直接的說,就是主動迎合“95 后”來改造組織,以更好地呵護這股“青春風暴”。看衰者則認為“95 后”已經誤入歧途,急需通過組織這個平臺來“強力糾錯”通過“再教育”實現對他們的重塑,也就是讓組織來改造“95”后!兩者在一點上是相同的,就是覺得“后生可畏”!

              處理這樣的問題,首先還是要搞清楚為什么人們會對“95 后”的“入世”如此興奮與緊張?看好者心中大概逃不過這樣幾個假設。

              看好者的假設:

              ●“95 后”的價值觀代表著未來

              因“95 后”成長于移動互聯網蓬勃發展的時代,他們的價值取向、消費行為決定著今后中國 10 ~ 20 年的經濟發展進程,因此得“95 后”者得未來。

              ● 改變“95 后”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與影響并塑造前幾代人相比,總存在這樣的擔心:“95 后”自我的同時亦很脆弱,與其被改變還不如揚長而去,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企業中“90 后”新人的離職大多是發生在入職后的第一年。

              ●“95 后”將很快成為組織的中堅力量

              時下,組織以盡快提拔年輕人到關鍵崗位上為傲,一些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如果沒有“80 后”在擔任重要職務,難免會被認為是落伍的行為,譏笑之余也會被戴上“老化”的帽子。相比之下,大家對“95 后”的快速上位、迅速接班的預設期望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衰者的假設:

              同樣,看衰者在其擔心的背后也有一些潛在之詞,如:

              ●“95 后”行事風格幾無可取之處

              強調自我,行為乖張,躲進“虛擬”成一統、管它春夏與秋冬。

              ● 責任心不強、使命感缺失

              什么都能放得下、過得去,滿足自己的要求是衡量其它事情的重要標準,奉獻、犧牲觀念等似乎不在他們的字典里。

              應該說兩者的觀點都看到了問題的一些方面,但前者過于樂觀,而后者則過于悲觀。

              樂觀者沒有看到:

              “95 后”是生活的“消費者”而非“創造者”

              在明年正式進入職場前,“95 后”所扮演的更多地還是極富個性化差異的“消費者”。借助于這樣的消費形式,他們確實給主流的消費生活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在很大程度上也改變了個人的生活方式,但這些沖擊與變化遠沒有到達重新定義與塑造非“95 后”生活方式與理念的程度。從這個意義上看,他們還不是生活的“創造者”,更不是改變者。

              “95 后”將面臨“職業 O2O”挑戰

              與前幾代人相比,“95 后”將首次遇到一個前人不曾遭遇的挑戰:如何從入職前的“線上世界”順利過渡到組織所提供的“線下世界”。由于比較多地缺乏這樣的真實體驗:在真實的世界中通過真實的社交行為及社交過程發現價值、創造價值、奉獻價值,因而組織中的人與事都很有可能成為他或她從未逾越過的可怕障礙。

              移動互聯網沒有完成的,“95 后”同樣也完不成

              截至目前,我們必須有勇氣承認,世界及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經濟發展還只處于相當初級的階段,移動互聯網在改造傳統實體經濟方面可以說收效甚微,甚至可以說是打了敗仗的。這個世界無論從其經濟性質還是其社會性質看,都是“三次元”而絕不是“二次元”。 長遠看,“移動互聯網”也需要經歷一個“落地”的過程,而作為深受其影響的“95 后”再怎么不食人間煙火,也要“重歸人間”。因此,無論“95 后”多么有個性、多么感性、多么優秀,只要他們是發育并脫胎于“移動互聯網”,同樣地不能為我們改變所面臨問題的本質,也不能替我們找到解決這些問題的捷徑。

              悲觀者的問題則在于:

              看不到新生事物所蘊藏的力量

              以傳統主導性經驗與眼光看待新生事物,視不可理解、不能接受的觀點或行為為異物而簡單地加以全盤否定,其實質是這樣的個人、組織或社會變得越來越封閉,而伴隨這樣的過程是組織活力的最終喪失。

              機械強調了組織的使命要求

              不管是哪一代的年輕人,在發現自身對人生使命需求的過程中,首先都要經歷長時間的摸索與檢驗,才能發自內心地擁抱、一往無前地踐行。

              作為中國最成功的企業——華為,隨著“90 后”人才的不斷加入,華為也正經歷著類似的挑戰,它給出的答案是,不管你是哪一代,首先都要做“奮斗者”,其次它也展現了適應性的一面:為每個新入職的員工提供了導師,以更好地處理個性與心理差異所帶來的問題。他們一個基本的看法是,這個問題處理得是否恰當,直接關系著華為精神的傳承及其在未來業務上的可持續性發展與創新突破,關系著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

              因此,“95 后”既不是“未知世界來的人”,也談不上是“離經叛道者”,其實與前幾代人一樣都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凡夫俗子”。所謂“后生可畏”之畏,實為“畏不知畏者為何物,畏之威脅者在無何有之鄉!”

              過分的反應只能折射出我們內心的不淡定以及對“新、奇、特”的過分渴望。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要以一顆平常心來看待一茬接一茬的新生代,尊重社會、經濟及人類作為個體及整體在成長過程中的客觀規律。雖然未來終究是屬于新一代的,但眼下及未來相當的一段時間內,前面幾代的人不會也不應該立即來個“大撒把”,新生代只能慢慢融入由前幾代人“主持”的社會及組織,而作為前輩的“老一代”們也需要“見新思齊”,時刻保持強烈的好奇心,不斷尋覓促進自身及組織活力“保鮮”的良策。

              “95 后”,來則來矣,世界不會因此按下“快進鍵”,也不會按下倒退鍵!“時光靜好,與君語;細水流年,與君同;繁華落盡,與君老”,“95 后”,歡迎加入這個需要你用一生去成長的職場!


              信息來源:咨詢公司
              keywords: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成都管理咨詢公司 欧美一区二